<sub id="hnjfr"><listing id="hnjfr"></listing></sub>

          <sub id="hnjfr"><nobr id="hnjfr"></nobr></sub>

            <address id="hnjfr"></address>
              
              

                 

                搶奪鋰資源

                發布日期:2022-08-11

                核心提示:能源轉型剛剛開始,全球就感受到了新一輪的資源限制帶來的巨大痛苦,供需不平衡和未來資源限制都讓人們對鋰電池的未來產生了新的
                 能源轉型剛剛開始,全球就感受到了新一輪的資源限制帶來的巨大痛苦,供需不平衡和未來資源限制都讓人們對鋰電池的未來產生了新的憂慮。資源搶奪戰已經開始了。作為能源消費大國,而又缺乏鋰資源的中國,該如何在新時代保障自己的能源安全?近10年來的技術突破讓鈉離子電池看到了產業化應用的希望。那么鈉離子電池是否有可能與稱雄電池市場三十年的鋰離子電池相競爭?想成為儲能下一代技術流派的鈉離子電池,還面臨著哪些障礙?

                在電動時代,被稱為“新石油”的鋰資源爭奪日益白熱化。IEA預測,到2025年,世界可能面臨鋰資源短缺。

                文 | 本刊記者 范珊珊

                7月14日,風投基金Craft Ventures普通合伙人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在推特上寫道,“如果今年還能證明什么的話,那就是沒有能源的獨立,就沒有安全可言”。特斯拉CEO馬斯克在該條推文下回復稱:“絕對的。鋰電池就是新的石油。”

                圖片

                作為特斯拉的創始人,馬斯克曾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鋰的問題。在近日特斯拉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馬斯克更是表示,鋰正限制著特斯拉電池生產,如何提煉鋰電池的關鍵原材料是當務之急。

                作為電動汽車巨頭,特斯拉也飽受上游原材料鋰、鈷、鎳等價格上漲的困擾,從去年開始特斯拉整車已多次提價。而漲價的不止特斯拉一家,從電池正負極材料到動力電池,漲價風已波及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讓電動車企業更加深刻地意識到,誰掌控鋰資源誰就掌控了電動車發展的主動權。

                鋰因為呈現銀白色、且是車載動力電池中難以替代的核心原材料,被稱為“白色石油”。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特別是過去的兩年間,巨大的需求推高了鋰的價格,進而引發了全球資本對于鋰資源的爭奪。

                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最新數據顯示,全球鋰資源儲量約為2105.5萬金屬噸,折合碳酸鋰當量LCE(Lithium Carbonate Equivalent)超過1億噸,主要分布在智利、澳大利亞、阿根廷、玻利維亞等國。

                排在世界鋰資源前三的玻利維亞、智利和阿根廷地處南美洲,并稱南美地區的“鋰三角”。中國的鋰資源儲量緊隨南美鋰三角、澳洲、美國,全球占比6%、位列第六,但中國高品位的鋰礦資源較為匱乏。從儲量看鋰元素在地殼中的豐度并不低,但全球兼具大規模、高品位、易開采的優質鋰資源項目依然稀缺,且全球分布不均。

                從2020年至2021年,全球鋰產品需求結構發生了劇烈變化。動力電池在全球鋰產品中需求量中的占比由2020年的32%激增至2021年的47%。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是全球鋰需求量走高的主要推動力。

                旺盛的需求

                2021年,電動汽車銷量翻了一番,創造了660萬輛的銷售紀錄。這一強勁增長的態勢延續到了2022年。據統計,第一季度全球售出200萬輛電動汽車,比去年同期增長80%。

                而中國的電動汽車銷量更是令世界側目,2021年幾乎翻了三倍,達到330萬輛,約占全球總銷量的一半。

                所謂鋰電池,即為靠鋰離子在正負極之間來回移動進行工作的電池。而在此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的鋰離子,需要從鹽湖鹵水或者硬巖礦中提取。因而,鋰作為電動汽車電池的關鍵材料,也隨著電動汽車市場的爆發價格暴漲。2022年5月的價格是2021年初的七倍多,鈷和鎳的價格也在上漲。在所有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如果這些價格保持在當前水平,電池組成本可能會增加15%,從而扭轉幾年來的下降趨勢。

                “當前動力電池產業鏈上游價格太高了,價格壓力直接傳導至整車廠。上游材料漲價源頭是海外的礦廠。”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在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表示,“動力電池成本占到汽車總成本的40%-60%,并且還在不斷增加。”

                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承諾逐步淘汰汽油和柴油汽車,預計未來十年內汽油和柴油汽車的銷量將下滑得更快。在去年的COP26氣候談判中,30個國家政府表示他們將在2040年之前停止銷售新的汽油和柴油車型。除了動力電池市場的爆發對于鋰的拉動,能源轉型和電力清潔化也在拉動儲能需求的增長,進而推動鋰需求的上升?!吨袊鴥δ茕囯x子電池行業發展白皮書(2022年)》中顯示,2021年,全球儲能鋰離子電池(ESS Lib)總體出貨量為66.3GWh,同比增長132.4%。在未來,電動汽車和儲能兩條賽道必將帶來對于上游鋰資源的更加激烈的爭奪。

                搶灘上游

                從上游礦產企業、中游電池商甚至到整車商,都意識到了不掌握鋰資源就遇到卡脖子的問題,近幾年也開始頻繁出手,搶灘上游資源。

                7月11日,國內鋰礦巨頭贛鋒鋰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不超過9.62億美元收購Lithea不超過100%股權。贛鋒鋰業在全球范圍內布局上游鋰資源,先后在阿根廷等多個國家展開收購計劃,至2021年年末,享有的權益資源量(LCE)已接近3000萬噸。本次收購Lithea公司,贛鋒鋰業將刷新鋰資源交易歷史紀錄,并實現權益資源量4000萬噸的突破。

                事實上,自2014年起,贛鋒鋰業就在全球范圍內布局鋰礦資源,公司先后入主阿根廷Mariana鋰鹽湖項目、愛爾蘭Blackstair鋰輝石項目、澳大利亞Mount Marion鋰輝石項目、寧都河源鋰輝石項目、澳大利亞Pilgangoora鋰輝石項目、阿根廷Cauchari-Olaroz鋰鹽湖項目以及墨西哥Sonara鋰黏土項目。截至2021年年末,贛鋒鋰業擁有約2963.73萬噸的權益資源量。

                2021年10月,紫金礦業以近50億元收購了加拿大新鋰公司100%股權,核心資產為阿根廷3Q鋰鹽湖項目,2022年1月完成交割、2月接管項目、3月開工建設。3Q項目位于南美洲著名“鋰三角”,是全球最優質的鋰鹽湖資源之一,體量在全球主要鹽湖中排名前5,品位在全球主要鹽湖中排名前3。

                除了位于產業鏈上游的紫金礦業、贛鋒鋰業這樣的公司之外,飽受漲價之苦的電池廠商甚至整車企業也在試圖將產業鏈向上游延伸。

                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談到,在過去10年內動力電池能量密度的增長帶來了續航里程的6-7倍提升,成本下降80%。但近期的上游原材料漲價導致電池企業成本上漲,也傳導到了電池產品上。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池制造商,寧德時代在國內四川、江西的鋰礦資源均有布局,在海外,也是頻頻出手。寧德時代現持有澳大利亞礦產商Pilbara Minerals7.5%的股權。2020年,寧德時代參股公司天宜鋰業與Pilbara簽署了一份為期五年的供應協議,后者將每年將向天宜鋰業供應7.5萬噸的鋰輝石精礦。

                去年,贛鋒鋰業、寧德時代、美洲鋰業展開了一場搶購加拿大千禧鋰業的大戲,最后美洲鋰業收購成功時,報價已經比最初贛鋒鋰業給出的價格高出超過10億人民幣。

                對于上游鋰礦資源的爭奪顯然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即便這樣,未來幾年,鋰供給是否還會緊缺?鋰資源是否會是電動汽車和新能源發展的掣肘?

                可持續“陷阱”?

                國際能源署(IEA)測算,到2025年,世界可能面臨鋰資源短缺,2030年,可能面臨50%的缺口。瑞士信貸則認為,在2020年至2025年期間,需求可能會增加三倍,這意味著“供應將捉襟見肘”。IEA 表示,到2050年,全球需要大約20億輛電動汽車上路,才能實現凈零排放,但去年的銷量僅為660萬輛。

                根據美國能源部科學與工程研究中心阿貢國家實驗室的數據,單個電動汽車的鋰離子電池組包含約8公斤的鋰。去年全球鋰產量總計10萬噸(9070萬公斤),而全球儲量約為 2200萬噸(200億公斤)。

                用全球鋰產量除以每個電池所需要的鋰用量表明,去年開采的鋰資源不足以生產1140萬個電動汽車電池。根據IEA的數據,在第一季度銷量同比增長75%達到200萬輛之后,年度電動汽車購買量可能很快就會達到這一水平。

                使用相同的計算表明,全球儲備足以生產不到25億個電池。IEA的“2050年凈零”路線圖顯示,到那時,全球將需要20億輛電池電動、插電式混合動力和燃料電池電動輕型汽車才能達到凈零。

                然而,并非世界上所有的鋰都可以用于電動汽車電池。這種金屬還用于制造許多其他物品的電池,例如筆記本電腦和手機,以及制造飛機、火車和自行車。

                但這是假設所有儲備都可以投入生產,并且所有儲備都足以用于電池,但這是不太可能的。

                “只有少數公司能夠生產出高質量、高純度的鋰化工產品。”IEA 表示,“雖然幾個計劃中的擴建項目正在籌備中,但他們的產能能夠以多快的速度上線還是個問號。”

                根據IEA報告“關鍵礦物在清潔能源轉型中的作用”,2010年至2019年間開始運營的鋰礦平均需要16.5年的時間來開發。麥肯錫估計,超過80%的采礦項目完工較晚。

                由于鋰礦位于地核深處,開采難度大,新的采礦基礎設施需要時間來建立?,F有設施的產能也仍然相對較低,進一步限制了供應。據路透社報道,到2023年,鋰僅夠生產多達1400萬輛電動汽車。鑒于電動汽車銷售的軌跡,這可能會讓許多潛在買家兩手空空。

                將鋰從地下開采另一個潛在障礙是這些資源集中在幾個地方。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2021年澳大利亞的鋰產量最高,但智利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鋰儲量。這個南美國家與阿根廷和玻利維亞形成了所謂的“鋰三角”。根據2021年美國地質調查局的礦產商品摘要,地球上近60%的鋰資源位于這三個國家。然而,鋰的提取需要大量的水,這導致了水資源壓力問題。而如今一半以上的鋰生產都在缺水地區,地區的水資源不足,限制了鋰資源開發。

                五礦證券預測,2021年全球鋰需求總量為49萬噸LCE、同比增長54%,預計2022年需求為65萬噸、同比增長33%,2025年預計達到155萬噸,2030年將有望大幅增長至394萬噸。

                雖然資本的進入加快了資源的開發速度,2021年,世界有色金屬生產總體投資增長20%,其中鋰礦投資增加了50%,創下歷史新高。但在爭奪礦產資源激烈的當下,我們是否會發現新的不受資源限制的技術路線?


                 
                [ 新聞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滬ICP備16055099號-3

                第一鋰電網 版權所有 © 2016-2018 咨詢熱線:021-6117 0511  郵箱:heli@heliexpo.com.cn 在線溝通:

                本網中文域名:第一鋰電網.中國本站網絡實名:第一鋰電網-中國最專業的鋰電池行業信息網站

                 
                波多野结喷水最猛的一部

                      <sub id="hnjfr"><listing id="hnjfr"></listing></sub>

                        <sub id="hnjfr"><nobr id="hnjfr"></nobr></sub>

                          <address id="hnjfr"></address>